Haloha
“喂,找谁?” “请问阿里在吗?我是***。”我轻声问道。“阿里?阿里是谁?没这个人,搞什么搞?打错了!”没等我反应过来,对方已粗暴地挂了电话。 我皱着眉头放下电话,心中有一丝不快:干嘛那么凶?又不是故意打错电话的。可仔细一想,又觉得刚才电话里甩来的那几句话竟十分熟悉。我不禁自嘲地笑笑,当别人打错电话时,我又何时有过好的态度?那些话我不是也说过吗?而且不止一次。 其实,在生活中,我们每个人都不免会搞错、做错或者遇到此类事情。当我们打错了电话,会希望对方能有好的态度;而当我们接到打错的电话时,却会理直气壮地用不满的语气来指责他人,真的很矛盾。 打错电话,这...
所在分类:教育新闻
posted by 小王老师 at 16:04
五年了,忝踞北大人这个称号,浑然不觉有何不妥 今天,才发现,自己,真的很渺小 时隔十七年,中国女排的姑娘们重夺世界冠军 在这个感情缺失的社会中,人们,包括我们这些小年轻 对于这一事件的热情反应可以用那个久违的‘热烈’来形容 但是,很少有人能体会到这一事件外的那份凝重 我,是北京大学力学系的一个普通学生 志小才疏,委屈懦弱,功利世俗 几乎或者说将要榨干我灵魂深处那一点仅存的血性和良知 但是,今天早上发生在课堂上的一件事给了我麻木的心灵一记重扣 请允许我在这里说出这位老师的名字 北京大学力学系教授 黄永念 老师 也许明天的我依旧是那么猥琐...
所在分类:教育新闻
posted by 小王老师 at 9:59
2003/11/15 10:17 by 小王老师 浏览(623) 发表评论
一九三几年的冬天,江南的小镇,天色灰沉沉的,似乎要下雪,北风吹着轻轻的哨 子。突然间,小学里响起了当啷、当啷的铃声,一个穿着蓝布棉袍的校工高高举起手里 的铜铃,用力摇动。课室里二三十个男女孩子嘻嘻哈哈的收拾了书包,奔跑到大堂上去 排队。四位男老师、一位女老师走上讲台,也排成了一列。女老师二十来岁年纪,微笑 着伸手拢了拢头发,坐到讲台右边一架风琴前面的凳上,揭开了琴盖,嘴角边还带着微 笑。琴声响起,小学生们放开喉咙,唱了起来: 一天容易,夕阳又西下, 铃声报放学,欢天喜地各回家, 先生们,再会吧…… 唱到这里,学生们一齐向台上鞠躬,台上的五...
所在分类:教育新闻
posted by 小王老师 at 10:17
[center]听听那冷雨 [/center] [move]余光中[/move] 惊蛰一过,春寒加剧。先是料料峭峭,继而雨季开始,时而淋淋漓漓,时而淅淅沥沥,天潮潮地湿湿,即连在梦里,也似乎有把伞撑着。而就凭一把伞,躲过一阵潇潇的冷雨,也躲不过整个雨季。连思想也都是潮润润的。每天回家,曲折穿过金门街到厦门街迷宫式的长巷短巷,雨里风里,走入霏霏令人更想入非非。想这样子的台北凄凄切切完全是黑白片的味道,想整个中国整部中国的历史无非是一张黑白片子,片头到片尾,一直是这样下着雨的。这种感觉,不知道是不是从安东尼奥尼那里来的。不过那—块土地是久违了,二十五年,四分之一的世纪,即...
所在分类:教育新闻
posted by 小王老师 at 10:11
2003/11/12 19:21 by 小王老师 浏览(1561) 发表评论
[em01]
所在分类:教育新闻
posted by 小王老师 at 19:21
共305项, 5项/页 «上一页 1 2 ... 55 56 57 58 59 60 61 
copyright © 小王老师 的空间 2010-2012
Processed in 0 seconds, 0 queri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