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loha

【原创连载】断层

亭台落雪 发布于 2011/3/20 17:49 浏览: 861 回复: 0 所在分类:断桥

首先声明三点。

一,小说就是小说,即使部分融入生活现实,也请勿全体对号入座。

二,高考之前无限期延迟更新。

三,不必转载。况且写得也不好。欢迎指导和批评。

 

1.

让定律更简单,让秩序更混乱,这样的青春,我才喜欢。

源自信的一首歌。

第一次听到,就像被某种光直射眼睛,刹那的不知所措,扯下面具的快感。

大概就像左拉所说,我的本性里,有着好斗的一面。只是很少人知。

 

没有人会想到拍摄向日葵的背面吧。

 

2.

薇若仰起脸,高高举起手中的相机,对着萌生绿意的枝条间透过的碎光,对着一路所遇的景色和人。

她像一个充满好奇心的孩子,想要把令她欣然的一整个世界都装进手中小小的盒子。

 

我们沿着南大的林荫道向前走着。她不时落在后面,不时追上我们,让我分享刚拍的景象。

确实很有味道。她天生有着艺术家的敏感。

 

终于到了指定的宾馆,几小时前把前来领奖当逃课出游的我一下子躺倒在床。而薇若只是把黑色背包中的书和衣物一件件取出放好。她把落地灯调到夕阳那般:“姐姐你看,这样就有家的感觉啦。”

我望着光线下她的素颜,瓜子脸,气质灵动的眼,一抹抿在嘴角的微笑,怪不得同行的学妹们都甜甜叫她美女姐姐。

她不等我回答,拿起手机对着摆了书和衣服的床拍照。“你等等,”我很快把床单弄得凌乱,“这样就更像个废弃的战场,可以拍啦。”

她的眼角一瞬间掠过惊讶的神色。

随即我俩坏笑成一团。

 

隔壁的语文老师来了条短信,叫我们早点睡。一看表,十点了。无奈我俩睡意阑珊,聊意正浓。

“我在校报上看到你的名字和我并列,老觉得这八成是个写八股文的。”薇若躺在床上向我侧过身。

“哈哈。我原先也以为你只是一般的女孩啊。”我在旁边的床上应道。

 

我们一直聊到深夜。新识却如同旧友。

这是个特别的女孩。我喜欢上她了。

 

3.

阳光止步在厚重的窗帘以外。

左拉的上身赤裸着,在一片昏睡不知时光的暗影里。

我坐在床的一角,尽量自然地迎上他的目光。其实已紧张至极,表情僵硬。我在心里一遍一遍对自己说,遥遥你争点气不要这个样子,遥遥你可是什么都没怕过。

左拉一声不响,仿佛玩味着空气中的静默。

不知过了多久,他一把拉开窗帘,任凭午后耀眼的阳光闯入。

我小心翼翼地打量着他年轻的背部。他的脸,他的全身都如此讨人喜欢。那些女孩怎么也得不到的,此刻真实地站在我眼前。我的虚荣心和忐忑不安在互相掐架。他一定听到了。他总是那么轻易地看透我啊。遥遥你没救了。

他没有回头,声音透出些许微弱的笑意:“你走吧。你还没有准备好。”

 

两年后的我回想起来,如果可以回到那个节点,我一定不会立即如获大赦地起身就往门外退。无论“如果”本身是个多危险的词。

“嗯嗯,那我有事先走啦。”一脸的稚嫩,掩饰不住的紧张。多傻啊,多失败啊。

“呵,路上小心。”依旧没有回过头。多么从容的反衬啊。

 

 也许确实是从容得有点过了头,对于一个十七岁的少年。

 

4.

认识清姐,是因为某个深夜的偶然。

当我的情绪无止境地坠下,她就像一朵适时飘来的蒲公英,帮助我好好地降落。

反正在梦里一切存在都是合理的。

这一切都像场梦。一条看不见尽头的路。一部没有尾声的电影。

 

和左拉分手已经一年,关于他的消息我一直有意识地去抵触,彻底化身为掩耳盗铃的唯心主义。然而……

“你知道吗,左拉他有女朋友啦!”

“啊,是小咱们一届的那个帅哥吗?还很有钱的那个啊?”

“是啊。没想到那么冷的一个人……好像他从来都只是单身啊。”

“哈哈哈,你这个高三的老女人,就算人家单身你也没有机会的~”

“哎呀不跟你闹,听说他还……”

我一直埋头写作业,像一个视死如归的战士努力用身体抵挡那些声音的入侵。不是很俗气的桥段吗。是啊,他从来都只是单身。就算和我在一起,他也对外保持着单身的角色。我当初竟然可以天真到一点也不在乎自己是怎样的存在。

一直直到本子上都划满了各种乱乱的线圈,我站起身跑出教室。

哦,没什么的,我早放下了。

下午要准备班会的主持,还有一些没安排好呢。快去吧。

这是我认识的左拉吗?他居然像一个正常的男生懂得温柔懂得爱了吗?

关你什么事。我拜托你,你不是没被现实打败,就是没被现实教乖吧!

怎么还会难过呢……一定是数学做多了,头才会这样痛的。

 

回到家,空空的,只有我一个人换鞋的声响和时钟不停的走动。我跑进房间把电视机打开,把声音调得多少可以填补一些周遭的空洞。

爸妈出去旅游,所以这一周家里都只有我一个人。我可以的,一个人做饭,一个人洗碗,一个人做作业,一个人睡,一个人把门开起或锁好。他们很放心我。所有人都很放心我。因为,我可以的,不是吗?

左拉,你是不是也这么看我。你以为我总是看上去的那么坚强,以为我什么都承受得住。你以为,我跟你一样没有心的吗。

 

呈关机状态的手机放在角落里,屏幕上落了不少灰。我鬼使神差地跑过去开机。荧光打在我的脸上,配合着平静神色下难息的情绪,一定让我看起来活像个鬼。

说真的,在街上看见那些边走路边专注于手机的人,或者等在车站上用手机打发时间、脸上或麻木或悲或喜的人,我常有一种居高临下的不屑。而,曾经的我也不过如此吧,为了等待电话那头响起熟悉的声音,总是紧紧盯着手机屏幕上闪动的秒数,期待出现已接通的字眼;现在的我也不过如此吧,为了摆脱卷土重来的杂念飞快地翻着通讯录。

“然”。这个名字上落的灰仿佛比刚才的手机屏幕上还要多。我很久不与任何男生联系了,以至于薇若玩笑着说要带我看心理医生。

还记得他是个很阳光的男生、喜欢打篮球、弹得一手好钢琴,还记得我与左拉在一起时他还是一如往常地给我友情,还记得我与左拉分手后他什么也没说,只是轻轻地借我肩膀。他应该已经大二了吧。

还记得他就好。我发了条短信过去:“这个晚上陪我好吗。”

很久没有回音。也没指望收到回音。这个世界能有谁不介意你老重色轻友没心没肺。

今晚只是草草泡了方便面,慢腾腾地吃完,什么也没想,什么都在想。纸桶闷声丢进垃圾桶的时候,桌上的手机响起震动。

然的短信。

“十点,木棉。不见不散。”

 

木棉是本城有名的一家酒吧。要格调有格调,要气质有气质。

尚为学生的我一向不知道这类东西,我知道艾略特知道李斯特知道萨冈但我肯定不知道木棉更不知道酒吧里到底该是什么样子。

第一次来这里,还是左拉的邀约。

“如果我让你陪我去酒吧,去么”“我没有去过……你去我就去”“我让你陪我喝酒,喝么”“我不会喝的……你让我喝我一定会学”“我让你陪我上床,行么”“……”然后就有记忆里抹不去的尴尬一幕了。

打住打住,你保证要忘了他的。我用力摇了摇头,仿佛这样就能把那些记忆甩掉。我低头给然发信息,确认他的位置。没有打电话。是在下意识的逃避着接触到任何异性声音的可能吧。

按着短信中回复的门牌找到包厢,推开门,却只见一个长发女子坐在沙发上,从容迎向我的目光。我意识到走错了门。还未来得及抱歉,她却说:“你是遥遥吧?坐。”随手指向她身边的位置。

我的脑袋里下着满是问号的雨。

“我是他女友,清。”她很美,一看就是那种聪明的女子。现在她的眼睛一动不动地盯着我,让我顿时心生“我是小三我错了”的慌乱。

“我是然的……朋友。”我努力把口吻调整得轻松自然。不要误会啊千万不要。

“呵,又是一个,‘朋友’。”对方不置可否。看来还是误会了……

 

后来,我们一边喝酒一边聊天。

我借着酒,把平日里那些人前压抑的委屈统统倾诉给一个陌生人。

清姐的眼睛里渐渐褪去了武装和敌意,安静地抱着说着说着开始抽泣的我。她的怀里散发着好闻的香水味道。

我说那小子好福气,居然可以有姐姐你做他女朋友。

呵呵,其实不是大家看上去那么幸福。清姐笑得无奈,但没有再多说什么。她是优雅而智慧的,她怎么可以像我这样太过坦白,太过无畏。

 

5.

 这大概不是一篇好的小说。一个专业的写作者可以告诉你,一篇多长的小说一般布置多少个主要人物是合理的,又要安排多么跌宕的情节才能叫人手不释卷。

 

可是我来不及。

 

就像薇若所说。

我们来不及去丢下水晶鞋,就要在午夜的钟声里逃跑啊。

我们来不及去等一朵花开,就要用双手去捧住下一朵快要凋落的。

我们来不及去听那些善言或者谎言,我们来不及去学习,来不及去成为另一个人。

 

我来不及把这些回忆止住。就像我来不及,在某个触动心弦的旋律前,如同随便抓一把纸巾,凭空抓到不要落泪的理由。

 

只是我来不及。

 

高三补课,出了校门。在缓缓开动的公交车上,无意地望向窗外。

一个熟悉的人影等在车站上。居然是他。

小学时同桌了两年掐架了两年的小小少年,如今被时间的光标按了刷新,一瞬间翩翩。

“老师她踩我!”“老师他抢我橡皮!”“老师她刚才骂我小白脸!”“老师……”

似乎课上常常出现这样的桥段。同学们捧着肚子笑成一片,老师无奈地说你们倒是互相让让啊。

我承认当时我怀着一种以假乱真以至假戏真做的游戏精神,与他抬杠,与他斗智斗勇,还生着彼此的气,就一同跨过了毕业的门槛。再没有交集。于是记忆里的我们才得以鲜活的得到封存。一遍遍地拌着嘴,一遍遍地捉弄对方。

当时的我感谢这样的毕业,让我可以永久摆脱这个人。时间的磨砂效果却是那么的好,它给我看的是一幅少年不知愁的画面。

而今,不再有这样纯粹的时光。不再有这样纯粹的我们。

我当时很想从窗口就跳下车。谁说我不可能那么疯的。只是当车子开动得越来越快,当少年再次遗落在我看不见的地方,我渐渐地明白,这份偶然的恩赐就已足够。磨砂的美,何必拒绝。

 

当时的我不知道,那个躲在幕后安排一切的上帝并不是这样想的。 

 

{未完待续} 

亭台落雪 2011/3/20 17:49

留下脚印

踩一脚
copyright © 亭台小筑 2010-2012
Processed in 0 seconds, 0 queri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