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loha

时光如雪

时光如雪是一个集合,记录某个灵魂在每一世的琐碎心得和记忆。雪,是美的,也是冷的,终会化的。洋洋洒洒落到凡间,阳光一晒重又回到清朗朗的天上。
昭君说 2017/12/17
我王昭君,并没有你们以为的那样苦,也许我的灵魂,本就属于草原吧。我的丈夫,那个英武豪迈的君王,他教我骑马。我从此脱下了汉服,换上了胡服。我轻轻抚摸着他心爱的骏马,羞涩,好奇,又跃跃欲试。他一把将我搂上马鞍,坐在我后面,紧紧护着我,驾——我便随他在一望无际的草原上纵马奔驰。“看啊!这是我们的草原,我们的家园。”他在我耳边说,“你是我的明珠,是草原的明珠。”每一个清晨太阳升起,每一个傍晚夕阳落下,草原都那么的壮美。比那冷冰冰、假惺惺的深宫,不知美上几千万倍!草原的男儿左牵黄,右擎苍,挽雕弓。草原的女儿勤劳、坚毅、勇敢。许多个深夜,繁忙一天后,他大口地饮酒,看着我笑,我为他弹起琵琶,看着他笑。他仁慈...
posted by 亭台落雪 at 8:41 浏览(1702) 评论(0)
梵高说 2017/12/17
我生前,并没有什么名气,在世人眼里只剩落魄穷酸。你们说我落魄穷酸的时候,我是不服的,但从来懒得争辩。我又不活在你们的世界。你们用自己制定的标准把自己、亲友又或仇敌,束缚了个遍,得了闲,又有了同一个立场,来笑我一个局外人么。我只在和高更深夜畅饮时,肆无忌惮地放声大笑,笑彼此落魄穷酸。此时这个标签,竟还变得有点独特,有点光荣。我的画儿换不了一杯酒钱,它们在我的画室,就那么杂乱放着,就像我心头的那些陈年往事,乌压压的,灰扑扑的。油彩疯狂堆积满画布,隐隐潮湿的霉味儿,混杂着的烟草味和酒味,是在每个黎明前的黑暗里,唯一能够让我安然睡去的熟悉气味。我死后,我的名字却被全世界的人不断提起。他们说我是孤独的天...
posted by 亭台落雪 at 7:11 浏览(1445) 评论(0)
共2项, 5项/页 1 
copyright © 亭台小筑 2010-2012
Processed in 0 seconds, 0 queri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