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loha

昭君说

亭台落雪 发布于 2017/12/17 8:41 浏览: 310 回复: 0 所在分类:时光如雪

我王昭君,并没有你们以为的那样苦,也许我的灵魂,本就属于草原吧。

我的丈夫,那个英武豪迈的君王,他教我骑马。

我从此脱下了汉服,换上了胡服。我轻轻抚摸着他心爱的骏马,羞涩,好奇,又跃跃欲试。

他一把将我搂上马鞍,坐在我后面,紧紧护着我,

驾——

我便随他在一望无际的草原上纵马奔驰。

“看啊!这是我们的草原,我们的家园。”他在我耳边说,“你是我的明珠,是草原的明珠。”

每一个清晨太阳升起,每一个傍晚夕阳落下,草原都那么的壮美。比那冷冰冰、假惺惺的深宫,不知美上几千万倍!

草原的男儿左牵黄,右擎苍,挽雕弓。草原的女儿勤劳、坚毅、勇敢。

许多个深夜,繁忙一天后,他大口地饮酒,看着我笑,我为他弹起琵琶,看着他笑。

他仁慈勇敢,深得民心。我多么的敬爱他,随他左右。每当我给他建议,传授给子民们汉家技艺,帮助国家更加繁荣昌盛,他都很高兴地说,可以有你在身边,我是多么的幸运!

可以有你在身边,我又何尝不是最幸运的那个呢?

当他把我们的儿子高高举起,沐浴大草原初升的阳光,那是多么美好的时刻!我心中许愿,汉家和匈奴,永远如这一天,永结和平,沐浴着爱的光辉。

当我的君王离我而去,我几乎也跟着死去了。而当我满身疲惫和心碎,向汉帝请归。汉帝下令说,从胡俗。

我如何心如刀割有谁能够明白。只是,昭君身负使命,不再是渴了便饮香溪水、与伙伴嬉笑折桃花的女儿家了。

可汗刚走,隐有动乱之患。我走了,好不容易播下的两国和好的种子,又有谁人去浇灌。父母恩情,女儿唯有来世再报。

于是,我遵从胡俗,嫁给了呼韩邪单于的长子,为他生儿育女,为这片草原献出我的心,我的生命,我的一切。

当我老去,儿孙绕膝,他们也都如他们的父亲当初那样雄武如苍鹰,矫捷如烈马,大方如草原,

在一片沉静的夕阳里,我望着故乡的方向,心中也如这夕阳一样静默。

几十年前的一幕幕仿佛就在眼前:一袭红袍,一把琵琶,一路尘沙,从此和我的故乡隔天涯。

但,无论在哪儿,我都是自由的,骄傲的,我有爱我的伟大的君王,历经起伏,我心无悔。

匈奴,大汉,六十年来繁荣和平。

昭君此生,足矣。

附:“时光如雪”是我心血来潮的原创集合,记录某个灵魂轮转在某一世的琐碎心得和记忆。

雪,是美的,也是冷的,终会化的。洋洋洒洒落到凡间,阳光一晒重又回到清朗朗的天上。

又将下来的时候,会以怎样一个面目和名字,无人知。


亭台落雪 2017/12/17 8:41

留下脚印

踩一脚
copyright © 亭台小筑 2010-2012
Processed in 0 seconds, 0 queri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