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loha

午后随写

龙丘先生 发布于 2021/6/24 14:59 浏览: 152 回复: 0 所在分类:我的文章

      和朋友聊起过塞尔达,我虽然不爱玩游戏,但也能想象到骑着一头像驴子的马,在一望无边的旷野里,像唐吉坷德一般挑战一头巨龙的场景。打怪升级,换成了高头大马,便又有匹马啸西风之感。

      塞尔达的终极任务,便是救出那位公主,和马里奥不同,塞尔达给了玩家充分的自由性,不一定要奔着最终的目的去。我那朋友也到最后也不大愿意去救出公主,反而向往着在无边的狂野里奔跑,哼唱两句,奔跑未来自由是方向。

      我的初中老师反对我们玩游戏,说喜欢玩游戏的人是在生活中找不到自我,沉溺其中,便把游戏中的自己当成现实的自己。都说人生有三境界,看山是山,看山不是山,看山还是山。玩游戏其实也是如此,作为一个经历社会暴打近十年的社畜,也不免有种看山还是山的感觉。世间万物,转瞬即逝,有法,非法,非非法皆是虚妄,上观三皇天帝,下视蝼蚁蜉蝣,虽各也有鲜活的面容飞扬眼前,但也能叹息一句而今安在哉。所以玩游戏也未尝不是一件好事,上班时努力工作,给我们伟大的社会主义国家添柴加火,拿着剥夺完剩余价值的工资开心的养家糊口。下班后,在自己三尺之地,纵横捭阖,那一夜我也曾带过百万雄兵。

      电视剧《走向共和》里,翁同龢教育自己的儿子,说他自己一闭眼就能看见繁华盛开,已示自己八风不动之境。如得我佛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之境,真花皆是虚妄,幻想之花岂不是虚妄之虚妄。其实不当此讲,如来说不应取法,不应取非法,塞尔达可做阀喻,跳至彼岸,两相印证。


龙丘先生 2021/6/24 14:59

留下脚印

踩一脚
copyright © 龙丘先生 的空间 2010-2012
Processed in 0 seconds, 0 queri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