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loha

忧与爱

龙丘先生 发布于 2014/5/27 17:24 浏览: 805 回复: 0 所在分类:我的高考作文


在一个不知名的小山上,有一个名不见经传的青云道观。老道们念经打坐,习武强身。这个门派没什么田产家私,弟子们练功之余需要种地,劈柴,采摘山果菌类,拿到山下集市上换些油盐衣物。虽然过得清贫,但大木觉得这样的日子很好。

大木是山下一户农家的孩子,因家中孩子多了,所以送到观里当个小道童,并与道长商定,成年了就让大木还俗,娶妻生子。时光荏苒,大木到了十六岁的时候,已经是年轻一代弟子中的翘楚。经念得好,开光丧葬定穴样样精通,一句无量天尊,能让乱哄哄的场面安静下来。地也种的漂亮,山上土地不平整,唯有大木的种的庄稼错落有致。最值得称道的是大木的剑法,已然悟得门内精妙,老道长欣喜之余,将自己悟出的太乙拂尘功教给了他。大木是个踏实本分的孩子,最近也偷偷的开始欢喜了,无他,道长要为他女儿找个婆家了。道长的女儿有些来历不明,有些人说是道长出家前的女儿,有些人说是有一年饥荒,道长云游时候捡来的。大木六岁拜师见到她时,还是个两三岁的娃娃。平时寄养在山下大婶家,每几天就要上山和自己爹爹说说话,采摘山花,学些小武艺,大木也成了她最好的玩伴。

道长给她女儿起名叫芷儿,大概想让她不再飘零,早早安定下来。大木最喜欢的就是陪着小师妹练剑,采摘自己的种的蔬果,静静的看落下的夕阳。“大木哥,我爹要给我找婆家了,你觉得我未来的丈夫是啥样的呢。”大木心里一阵的紧张:“我想大概是一个对你很好的,对你体贴的,人高高的,白白的。”话说着,大木摸了下自己的脸,微微的发烫,赶紧遮了下阳光。“恩,我想也是。”芷儿憧憬的看着漫天的云霞。

接下来的日子,大木浑身变得有力气起来,道家的典籍多啃下了几本,带着师弟们新开了几亩山地,剑也练得密不透风,剑尖点点,如灵动的雨燕。老道长看到了,笑而不语,对他悉心教导,大木就变得更加有干劲,心中的喜悦也常常跳跃在眉间。

日子过得很快,芷儿的及笄之礼并没有在道观里举行,而是在山下的严员外家里。严员外有个儿子,考上了秀才,长得也是一表人才。严员外和老道是多年的好友,严员外的妻子为芷儿置办了全身的衣饰。插簪入髻,听诵行揖,礼仪很是周全,青云观的师兄弟们同时默默为自己的小师妹祝福。大木站在前排,礼成的一刻,不自禁的流下了两行眼泪。接下来,老道和严员外向观礼的乡绅宣布,严公子和芷儿订婚了。并请县官周太爷给芷儿取了个字,薇柔。大木胸口一睹,却僵硬的咧开了嘴,笑着和师兄弟们一起上前祝贺小师妹。小师妹底下头,羞羞的。露出的那丝娇媚的笑容,使得大木的脸笑的更僵硬了。当天晚上,员外大排筵宴,小道士们都在老道的默许下,难得的开了酒戒。师兄弟们推杯换盏,大木也笑着和大家一起干杯,也想早点把自己灌醉了。然而,这一天的晚上精神出奇的好,直到芷儿带着她未来的郎君向师兄弟们敬酒,大木还是清醒的。“这就是大木哥,他是我们观里剑法最好的,他种的香瓜可甜可甜了。”芷儿兴奋的向郎君介绍大木。大木笑着和严公子碰杯,转而回头,擦了下额头的汗,也带走了眼尖快溢出的两滴泪珠。

新的一年,老道长得到了一个好消息,芷儿怀孕了。大家奇怪的发现,师兄大木今天的剑法刚猛异常,而且迅如闪电,一套接着一套,似乎要把所有的剑法都使出一遍。但是慢慢地,慢慢地,却似行云流水,有些观中没有的剑招也被大木随手变化得来。一套剑法使完,呼出了一口郁气。老道长见此,召集了全观的人,宣布大木为青云观的首座大弟子。在师兄弟惊羡的眼光中,大木合上双眼,向三清,老道长三叩首。

接下来的几年,芷儿常常带着自己的孩子到道观里看望父亲和师兄们,大木总是笑呵呵的抱着自己种的瓜果,分给芷儿的几个孩子,听到孩子们叫自己大木叔叔,便回头找些杂事做。与芷儿点头问好,也是最多的交流了。芷儿也不觉得奇怪,她知道,大木以后就是青云观的观主了。

芷儿的日子过得很幸福,严公子也没有纳妾,乡试几次未中后,也断了科举入仕的念头,打理祖产,广结善缘,与芷儿生育几个孩子。孩子长大了后,各有出息。严公子也得以善终,过后的几年,芷儿也随严公子去了。大木亲自为两人做了三天的法事,弟子们也难得听到了师傅声如洪钟的诵经。

傍晚时分,大木带着自己最心爱的弟子来到了常常与芷儿看夕阳的山头上。“你看这山下的炊烟袅袅,众人的熙熙攘攘,红尘可有留恋的地方吗?”大木问道。弟子涨红了脸,诺诺不知言。大木望了下那绯红的云霞,眼前闪现了一个明快的女子,耳边似乎传来一声大木哥,可是,那是五十年前的事了。

      谨以此文向旧版《倚天屠龙记》致敬。


龙丘先生 2014/5/27 17:24

留下脚印

踩一脚
copyright © 龙丘先生 的空间 2010-2012
Processed in 0 seconds, 0 queri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