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loha
2017/4/25 19:58 by 龙丘先生 浏览(560) 评论(2)
小谈炸酱面中国人的饮食习惯,南方人好米,北方人好面。还记得在武汉读书,食堂听到人谈论中午吃什么:吃啥?吃米!嗨,一听就是北方人。南方人,吃饭就是吃米饭,吃面条不过就是个调剂罢了。今天为啥说说炸酱面,只因为看见满大街的都是老北京炸酱面,似乎都要取代黄焖鸡米饭了。好吃吗?试了一次,真难吃!炸酱面应该是老北京人做的正宗,我做的肯定不正宗,我也不强辩,随便写点文字,只想说明正宗的还是吃的过去的。炸酱面讲究起来可烦了,先谈酱。老北京,南城人的酱和北城人用的酱还不一样。咱们讲究就用六必居的,现在淘宝也方便买。每家的比例不同,干黄酱和甜面酱通常一比一。也有例外,像王敦煌写的《吃主儿》里写他父亲王世襄就全都用...
所在分类:煮夫也疯狂 tag:炸酱面
posted by 龙丘先生 at 19:58
2016/3/25 14:51 by 龙丘先生 浏览(722) 评论(1)
 在知乎上看到了一句很惊心的话:背诗除了让你的生命更丰满之外,这件事根本毫无用处。在此,我也谈谈对背诵诗词的看法。小时候,背诵诗词总是一件痛苦的事情,因为根本理解不了诗歌的含义,加上记忆力不出众,所以很少能在别的家长面前显露一番。之后的小学,初中,对于喜欢的诗歌还能背一两首,但是对于李白的古体诗,杜甫的叙事诗,佶屈聱牙,看见就头疼。至今还记得杜甫的《石壕吏》,似乎通篇没有一个韵脚,画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勉强通过中考那一关。到了高中,初期还是不能理解,但是随着社会阅历的增加,开始对诗词感了兴趣。还记得最早感知作者心灵的是辛弃疾的《丑奴儿·书博山道中壁》,少年不识愁滋味,不正是说的自己在小...
所在分类:胡说世界观 tag:诗词
posted by 龙丘先生 at 14:51
2014/11/7 16:27 by 龙丘先生 浏览(654) 发表评论
剑道,是修习剑招和修养剑心的两种修行。剑招修炼有守,破,离三种境界。守是固守的意思,简单的说就是把老师传授给自己的技艺踏踏实实的掌握。做到这一点也是极难的了。剑道虽然只有面,小手,腹,咽喉四个攻击位置,然而却有擦技,拨技,担技,出端技等等。像擦技和拨技在外人看来并无多大区别,只是用力的方向和位置稍有不同。差之毫厘失之千里,在相同的时刻使用这两种技巧得到的效果完全不同。在适宜的时候使用正确的技巧,大概是每个剑道修习者在剑道之路上的第一座大山吧。再例如,抢夺中心线,大概是每个老师都会教导的。可是中心线就那么一条,直直的保持住中段就不会失去中心线,这对你是这样,对于对手也是这样。一旦对手趁你不备,获...
所在分类:八道方法论
posted by 龙丘先生 at 16:27
2014/7/12 14:00 by 龙丘先生 浏览(465) 评论(1)
    自由是什么,每个人心中都有一个想法,但难有一个定义。正如康德所说,对其思考越是持久深入,所带来惊异越是无穷。    自由是什么,从字面的意思上可以理解为自然的,无拘束的,没有外界的束缚。老子说的道法自然,庄子说的曳尾于涂,列子的御风而行都是如此。以赛亚伯林把自由划分为积极的和消极的。老子庄子所说的自由是一种消极的自由,意志上不受人干涉,行为上也不受人强迫。而积极的自由是什么呢?论语中子夏曰:商闻之矣:死生有命,富贵在天。君子敬而无失,与人恭而有理。虽然人生而不平等,但我去自主的选择,自己的道路自己去走,便是积极的自由。正如左与...
所在分类:我的高考作文
posted by 龙丘先生 at 14:00
2014/5/27 17:24 by 龙丘先生 浏览(577) 评论(1)
在一个不知名的小山上,有一个名不见经传的青云道观。老道们念经打坐,习武强身。这个门派没什么田产家私,弟子们练功之余需要种地,劈柴,采摘山果菌类,拿到山下集市上换些油盐衣物。虽然过得清贫,但大木觉得这样的日子很好。大木是山下一户农家的孩子,因家中孩子多了,所以送到观里当个小道童,并与道长商定,成年了就让大木还俗,娶妻生子。时光荏苒,大木到了十六岁的时候,已经是年轻一代弟子中的翘楚。经念得好,开光丧葬定穴样样精通,一句无量天尊,能让乱哄哄的场面安静下来。地也种的漂亮,山上土地不平整,唯有大木的种的庄稼错落有致。最值得称道的是大木的剑法,已然悟得门内精妙,老道长欣喜之余,将自己悟出的太乙拂尘功教给了...
所在分类:我的高考作文
posted by 龙丘先生 at 17:24
共23项, 5项/页 1 2 3 4 5 下一页» 
copyright © 龙丘先生 的空间 2010-2012
Processed in 0 seconds, 0 queri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