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loha

[原创]:似水流年

天马行空 发布于 2006/7/9 4:53 浏览: 1463 回复: 0 所在分类:我的文章
  认识他已经有两年了,我自以为我对诸杰的爱是最崇高的,因为那是我的初恋,然而事实却是相反。直至我们相约见面的那天我才明白,原来我一直充当的是一个小丑的角色,而被我视为的崇高的爱在他的眼里只不过是一文不值,一句“原来是你啊!”给我浇了盆冰水,我由未见面前的激动、兴奋、喜悦转为了失落、尴尬、无奈。直至今天他才知道世界上还有一个人在暗恋着他,原来一直是我的单相思在作祟,我总以为他还记得我,原来我在他眼里我仅仅只是个陌生人。
        两年前我还是一个不可一世的假小子,一头碎短发,喜欢宽大的T恤和运动裤,总在夜自修后的回家的路上遇到一个骑单车的男生,没错,那就是诸杰。他总是穿红白格子的汗衫,慢慢地骑在我前面,而我更是慢慢地跟在他后面,直到分开的岔道口我更是放慢车速目送他渐行渐远的背影,直至消失才不舍的离开。幸福就是从那时开始降临的吧,就是那慢慢地跟在他身后的感觉让我留恋直到他临近高考的前一个月。
        我突然意识到,跟在他身后骑车也将变为一种奢侈,因为他即将毕业,而他始终没有意识到我的存在,如果我不跟他表白,那我和他将有可能永远的失去联络。
        随着日子一天天的临近高考,我也变的恍惚起来,常常呆呆地盯着窗外发呆,我踌躇着到底要不要跟他表白??我摇摇,叹息着,不断反问自己,天底下有你这么疯狂的人么??天底下有象你这样不害臊的女生吗???
        但是,就是从第一眼开始我就知道他就是我命中注定的该遇到的人,既然遇到了有了一个交点为什么不和他表白呢,难道就让我们永远的失去联络么?
        我终于鼓足了勇气,因为再过一个星期他就不用来上课了,我再也不会在放学的路上遇到他。
        我死死地盯着窗外,我知道,今天是星期四,下午第二节是他们上体育课的时间,就在下课的时候他一定会去小卖部,而那时他一定会经过我们的教室,我手里紧紧地揉着纸条,而纸条上记着我的QQ号。终于,他走过了我的窗前,我冲了出去,紧紧地跟在他身后,似乎担心一不小心就会把他跟丢,但却始终不敢上前拦住他。我跟着他上了二楼,又到了三楼,我急了,我知道如果现在再不给他,难道要跟他进他的教室??“喂,你!”那是我鼓足勇气的一声喊叫,然而他根本就没听见,是啊“喂”这到底是叫谁呢?已经到了四楼。我再次鼓足勇气喊“前面的人停下来!”可是他依旧没停下脚步,还有几步就到五楼了,我急了,于是,伸手拉了他一下衣角,我知道那时我的脸一定红得发紫了。他终于停下来,转过身,看着我,“你有什么事么?”我羞涩地抬起头看着他,这是我第一次看他的冷俊的正面,半晌,我猛得抬起了手,将那揉的不成形状的纸条递给了他。他先是一楞,后来似乎明白了什么,接过了我的纸条,然后我就逃之夭夭。我不知道我是怎么狼狈地逃回教室的,也不知道为什么我全身发烫,而脑子里充斥着刚才的一幕又一幕……
        后来我有一天上线发现我的QQ里多了一个“不速之客”,不知什么时候他加了我,呵呵,那一刻我觉得自己幸福的就象花儿一样。
        于是在他毕业后我就一直在网上停留,等待他的上线,就算看着他未亮的头像我都觉得好幸福。偶尔和他聊聊,无非是几句问候的话语也让我在闲着的时候反复咀嚼,来回的念着。直到有一天他突然问我,“你们班是不是有一个个子很高的女生啊,我想认识她……”那一刻,苦涩降临,泪水随着眼角滑落,心好疼好疼,突然明白以往那个不可一世,桀骜不驯的叶叶已经被他践踏的荡然无存……我强撑着大方爽朗的答应了他,疏不知此刻的心在流血。
        几个月后,我们班的那个女生顺利的成为了诸杰的女朋友,而我不再有利用价值了,我也不再上网。
        一年后,我高考结束,毕业典礼上,大家互祝道别,也讲一些自己的秘密,作为道别的礼物,于是我听到了诸杰和那个女生分手的消息,而此刻的我早已不是两年前的我,我留着长发,穿着淑女装,听着好友告诉我的消息,毫无改变的笑着,只有我的心底知道,我依旧还喜欢着他,至始至终都未曾变过,也是因为他让我有了写日记的习惯。
        回到家后我打开了日记本,细数着过往的点点滴滴。
      “看着他红白格子的背影,慢悠悠地跟在他身后,幸福也由此荡漾开……”
      “今天下雨了,我没带雨衣,不知道他有没有带雨衣啊,万一淋到雨生病就不好了。”
……
       “马上他就要毕业了,那条坑坑洼洼的小路,没有他再和我一起走了,没有他给我带路,又要老是掉进坑里了……”
……
      “没想到他竟会提出这么过分的要求,他以为他是谁,他又以为我是谁?我凭什么要答应他?但是我真的想不出任何理由来拒绝……”
……
        我决定了,两年没见,我已经不是原来的叶叶了,我变了,希望他也能有所改变……
        然而戏剧性的是,当我再次出现在他的面前,他的眼神里游过一丝亮光,却冒出一句“原来是你啊”,我最美好的初恋也因为他这一句话而永远的尘封起来,尽管他表示要和我从头开始,我知道一切都太晚了。
        落花有情,流水无意……
天马行空 2006/7/9 4:53

留下脚印

踩一脚
copyright © 天马行空 的空间 2010-2012
Processed in 0 seconds, 0 queri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