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loha

这一刻,离开的是我(下)

灼灼其华 发布于 2005/12/17 6:13 浏览: 1587 回复: 0 所在分类:生活感悟

      在颓废的过了大半个月之后,我也认了。我妈妈从国内给我汇了一笔钱让我继续好好念书。我庆幸的是上天对我不薄,就在我打算继续在原来的学校念下去的时候,意外的从我一个比利时朋友那里得到消息,哥大的international finance and economics(IFE) 专业本学年没有招满学生,所以招生还在进行中。并且被录取后享受SU(丹麦对留学生的奖励政策,免学费,每学年都有固定数量的名额派发)。我第二天就让ALEX带我去了哥大招生处,跟招生的老师谈了很久。在获得初步首肯之后领回了申请表。
         然后就是按部就班了,准备申请材料,等待通知,口试笔试。我仿佛又回到了2004年的那个紧张难忘的夏天。在接到面试通知之前正好我外公的五七。我归心似箭,他走的时候我没在,事实上我外公走了半个月之后我妈妈才忍不住告诉我的,因为当时正好是结业考试,我外婆怕影响我发挥。后来我妈忍不住了,我记得唯一清楚的是我妈在电话里告诉我,你已经不是小孩子了,你必须面对一切挫折了,不管你愿不愿意。我定了机票打算回国一星期。我妈知道知道以后说,你要敢回来你就对不起你外公,你要回来我非得打你一巴掌,你外公最大的心愿就是看你读书成材,你现在好好在那边考试,考上了就是最大的回报。我第二天就退了机票。顺便说一句,直到现在我外公的骨灰一直都还在家里没有落葬,我外婆说要等我回去看着我亲手落葬。
      好了平复一下心情,继续!
       去哥大考试,我是直接笔试,没有参加口试,因为我雅思成绩已经过关了。那天是7月9号。在8号的那个夜里,我展转难眠,到凌晨4点多才入睡。我很肯定的说这是高考给我留下的后遗症。我记得04年6月6号那个晚上,我到夜里2点多才睡着,还是在2片安眠药的帮助下,所以高考之后我的语文成绩创历史新底我一点都不奇怪。那次以后,每到重要考试之前,我就会失眠。
      我记不得都考了些什么,一共两张试卷,上下进行。一张是考基础数学,还有一张问了很多问题,测试语言及思维能力。我只记得有个问题是问“你是怎么来到这里坐着答卷的,此刻你心情怎样”,是的,我是怎样来到这里的,我回想了我出国以来的种种,然后记得当时我以第三人称形式写了一个短文。写完以后如释重负,我说我希望在这个学校有个新的开始。7月14号,我收到邮件说我录取了,16号,收到信件,于是,我正式到了现在的学校,哥大商学院。
      我阴郁了一个多月的生活终于透进了些许阳光。由于之前没有上过这方面的预科,学校给我两个选择,去意大利做交换生修满学分,或者留在丹麦先读一年basic qualification courses。最终我选择了来意大利,因为之间又发生了一些让我很难过的事情,更坚定了我来意大利的决心。
      7月份去了德国和挪威。可惜都不是坐的飞机。我第三次去到哥本哈根机场是为Z送行的,她要回国了。她的理由很凄惨,签证到期了,她还没有找到任何学校可以给她OFFER。我很奇怪,因为按理她是KTS的免费学生,她告诉我她没有通过语言测试环节。我一点都不奇怪,但我还是同情她,尽管她以那种方式背叛了我们的友谊。我去机场送她,她哭了很久,我并没有再提上次的事,事实上我原谅她了,原来原谅别人能让自己如此轻松。她送给我一条项链,我给她买了巧克力和一些零食。我说希望我们能再见。然后看着她瘦弱的背影消失在入关处。我竟然哭了,不知道为谁哭的,呵呵。
       回家以后收到Z的EMAIL,只有五个字,对不起,王*。
       去管理处退掉以前借Z住的房子,被意外告知房子已退,3000DKK的押金也被取走了。工作人员还好心问我要不要报警,我说不用了。写到这里,我想对Z说一句,不要再把别人的善良当作自己自私的借口了,愿你今后一路走好。

      出乎意料的是仅仅过了8天,我又再次到了这个机场。这次走的是ESON,他去法国。同样他没有申请到任何学校。但是ESON家里有钱,按理说找个交费学校一样能上的。我说你为什么要走呢,他说没意思,丹麦这个破地方,一点都不适合我。他错了,错的离谱。生活是不会来适应你的,生活要求你去适应。我并有对他说这话,我只是告诉他一路走好,要跟我保持联系。ESON说等他以后赚了大钱一定请我吃一卡车的哈根达斯冰其淋。送走他后,我在机场坐了很久。怀念起那个夜里,哥本哈根的大街上,两个中国孩子一人拖个行李箱,很无助的感觉。
       现在我时常在MSN上碰到他,他跟我抱怨法国的街道很脏,法国的城墙很乱,上面都是涂鸦,简直是视觉污染。他说他下一站是伦敦了。
   
    在Z和ESON走后,我更多的跟一些外国朋友接触。八月,去了阿姆斯特丹,九月,波谰不惊的上学,打工,偶尔去周围的国家和城市走走。并在9月中一天确定了意大利的行程。
     11月,我最后一次站在哥本哈根机场,一些朋友来送我。我微笑着跟他们告别,说hi hi(hi hi是丹麦语再见的意思)。上飞机之前给我妈挂了个电话,开玩笑说如果飞机逝世别忘了去领财产。然后,飞机轰的响声,我离开了哥本哈根。。。

    本来想再说些什么,来个总结陈词,但不知道说什么了。回忆是一件需要勇气的事情,很久以来我都没有勇气把它写下来,这次终于花了2天把它结束了。这10个月是一段难忘的经历,是磨砺更是财富。等我下次踏进哥本哈根的机场,希望又是一个新的开始。
    End

灼灼其华 2005/12/17 6:13

留下脚印

踩一脚
copyright © 灼灼其华 的空间 2010-2012
Processed in 0 seconds, 0 queri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