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loha

这一刻,离开的是我(中)

灼灼其华 发布于 2005/12/16 17:55 浏览: 1543 回复: 0 所在分类:生活感悟


     一转眼就到了五月,生活忙碌而又充实。在我看似平淡的生活中偶尔有些插曲,但并不防碍我在那里生活下去的勇气与憧憬。先是ESON,在四月底的某一天凌晨,我接到他急急忙忙的电话,他很生气又很着急,让我赶紧去他家。于是我急急忙忙去了他家。我刚从地铁站出去,就看见他坐在长椅上,脚边是两个行李箱。我还没有开口,他说,我TMD被骗了。原来他的房子是他一个老乡租给他的,他特别相信那个人,一开始就交了押金,后来今天搬过去一看,房子里面还住着其他人,他的老乡要他跟别人合住,但房租却按一个人住的标准收。他很生气,因为之前说好他一个人住的。后来就起争执了,再后来屋里几个人一起把他连带行李丢了出来,当然押金也没要回来。他一直问我,为什么中国人之间还要这样骗来骗去,而且还是认识的。他说他很难过。我至今都能记得他当时受伤的表情,我们两个人一人拖个箱子,走在哥本哈根空无一人的大街上,像两个无家可归的流浪汉。他点了一根烟,还递给我一根。我一边抽一边哭,这是我第一次抽烟。
    还有一件事,当时我的工作已从中餐馆换到了hotel做housekeeping,这对于我来说是一件相当值得高兴的事情,不但薪水高,花的时间还少,因为从5月开始我们就要准备预科结业考试了,我能多安排时间在学习上。当然,从5月开始以后,我就没有再让我家里给我汇过钱。我很高兴我独立了,我被自己感动着,我每次去超市买东西总是精打细算,为了买便宜2块钱的土豆宁愿多走许多路,ESON常说我有病,他说我也是小资产阶级了,还过的跟个无产阶级似的。我花的是我自己辛苦劳动所得的钱,所以每一分钱都特别珍惜。我说,你这种不劳动靠家里养的寄生虫是不会明白的。
    好了,说了太多题外话了。说到干HOUSEKEEPING,这分工作是班里一个女同学替我找的,当时Z也在场,我们两个一起去面试一起录用。某一天我下班正要走,我主管叫住了我,说我2楼的走廊没有吸尘。当时我一想,不对呀,应该轮到Z吸,我说今天应该是Z,我主管说你们中国人做事不负责,你说她吸,她说你吸。我不管,Z下班了,你去吸干净。其实我根本不在乎多吸一条走廊,可是我还是耿耿于怀为什么她要撒谎。我第一次心里对Z起了疙瘩。
    然后6月是我这一年里最悲惨的日子。我接到我最爱的人过世的消息,又得到我们学校免费名额我落选的消息。我一连受到两个最最严重的打击。我不能在电话里跟我妈诉苦,她比我还苦。我打电话给以前高中的同学,朱*,小平,她们安慰我说不行就回国,他们都支持我。免费名额落选其实在我意料之中,原来我准备了一个多月的programme打好的那些草稿忽然就找不到了,我只能在最后一星期重新做起,5月末考试那天我状态很糟糕,我的老师问我是不是生病了。相反的是Z,她考的一帆风顺。在电脑上做好以后上去讲解,我差点没晕过去,Z的那个showpiece竟然是我之前做的那个。我看她在上面讲,我在底下拼命控制自己,我很想冲上去给她一个大耳光。
    考完之后我叫住她问她怎么回事,当时我很激动,讲话都语无伦次,我说你是不是偷了我的作品,她说不是的,肯定是巧合,死不承认。但是我能看出她尴尬的表情。我想最有机会拿我东西的人就是她了。因为只有她经常去我那里。ESON是不会那么做的。那天晚上ESON陪着我在海滩上,我骂了很多粗话,我不禁想起就在几个星期前ESON也是这样跟我埋怨人心险恶,中国人互相欺诈的。难道真的可以为了自己的利益出卖良心吗?那段日子我一直在踌躇,要不要去学校揭发,我问了一个丹麦的朋友这种行为会有什么后果,他很果断的告诉我Z会被遣送回国。很严重的后果。
    然后我就沉浸在漫无边际的痛苦之中了,因为得到了外公逝世的消息。我现在已经无法准确回忆起我当时的举动了,好象永远是流不完的眼泪。我外公对于我的意义比我父亲都来的重要。直到今天,我打下这行字的时候,还是有眼泪流淌出来。
    接着是落选的消息。落选的意义在于我父母每年要多付10万的学费,而这原来是可以避免的。这个六月,像个深渊,看不见光明。

灼灼其华 2005/12/16 17:55

留下脚印

踩一脚
copyright © 灼灼其华 的空间 2010-2012
Processed in 0 seconds, 0 queri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