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loha

河流

mostwant 发布于 2013/8/20 13:25 浏览: 612 回复: 0 所在分类:实验小说

奕躺在床上睡着了。他梦到自己在一条河流里,周围都是水,他快要窒息。他企图往上游,想浮出水面,但他动弹不得。水源源不断从他身旁流过,他觉得周围空空如也,什么也没有。只有水,在水中,他渐渐感到下沉,就在他慢慢沉向水底的那一刻,他猛然从梦中惊醒……

  熙在房间里走来走去。有时候手里叼着一根烟,在烟雾缭绕中缓步行。奕在隔壁房间,把自己关在房间里,听着妹妹的脚步声。熙今年上高二,奕比她大2岁,在一家餐馆工作。有时候父母不在家,妹妹熙就会一个人在房间里走来走去。奕有时会在房门口望着她。

  记得小时候玩翘翘板。看到别人都能顺利地翘起来,但轮到熙的时候,却怎么也翘不起来。哥哥说:“我来!”只看到奕用腿一点一点把翘翘板支撑起来,然后熙就翘了起来。旁边的小孩都无声的看着他们。

  奕在一家餐馆打工。这家餐馆经营湖南菜,称湘菜。餐馆坐落在一条河旁,一半的桌子靠在河边,站在餐馆中央看窗外,阳光好的时候照进来,一片水光天色。中午吃的菜有时是清炒菜心,有时是剁椒鱼头,更多的时候吃辣白菜。吃完饭的时候,奕照例在河边的小包厢里抽烟,他一边抽一边看着流淌的河水,河水流的很寂静,好像妹妹,外表看起来很安静,内心却躁动不安。有几次他躲在洗碗房抽烟,碰到一个新来的阿姨。那个阿姨短发,较高,微胖,一看就是外地人,普通话还说的不太标准。有一次吃饭的时候,大家吃了一半,她突然停下来,呆呆的坐在那里发愣。奕第一次碰到这种情况,问她怎么了。她也说不上来,只指指喉咙和胃之间的一段距离,似乎有什么东西堵塞。她的脸色也不好看。她的同事叫她吃点,她不动。过了一会奕快吃完了,几乎忽略了这件事的时候,听到另一个洗碗房的阿姨骂她:“我吃什么你也吃什么,你不懂,你胃不好不能吃藕,藕是凉的。”奕抬头看到她那张单纯无知的脸,想起她喝水时大口的喘粗气,心中不禁一阵酸涩

  熙和好朋友霏霏常常在活动课跑出去,逛大商场的化妆品柜,两个人对着镜子傻兮兮的涂唇彩;或是坐公交车到陌生的地方,有时会到达荒芜的郊外,两人再傻兮兮地坐回来。也许是因为黑暗的青春期,也许是因为十几岁少年都有的寂寞,她们常常逃课,就为了寻找那么短瞬的自由。她们也憧憬爱情,但是学校里不让谈恋爱,她们只能互相拥抱聊以慰藉。那时还流行拥抱,据说拥抱可以治疗某些心理疾病,你可以买个娃娃拥抱,或甚至拥抱自己。霏霏教熙拥抱,她们无时无刻不在练习,在操场、在走廊、在教室门外,总之空旷的地方都是她们练习拥抱的好场所。终于,有一天她们拥抱时找到了安全感。

  熙在河流中,河水奔腾不息,源源不断从她身旁流过。她将半个身子浸没在水里,感受着河水的冰冷。河水不断奔腾向前,看起来好似没有尽头。她慢慢的一步一步朝河中央走。奕梦到自己身处一条河流里,河水正慢慢一点一点腐蚀他。河水慢慢将熙带向河的中心。奕感到自己在一步步下沉。当河水覆盖到熙脖子的时候,她一头扎进水里。奕梦到自己在一条河流里,周围都是水,他快要窒息……

  尸体被打捞上来了。奕看到熙的时候,她正平躺在岸边,像睡着了一样,很平静。奕吻了吻她湿冷的嘴唇。

 

mostwant 2013/8/20 13:25

留下脚印

踩一脚
copyright © mostwant 的空间 2010-2012
Processed in 0 seconds, 0 queri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