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loha

校门口的邮筒

FAN 发布于 2014/3/18 12:59 浏览: 415 回复: 0 所在分类:我的文章

校门口的邮筒

校门口的邮筒不见了,我是周一到校时发现的。

当我问起同事时,他们都说没在意。这时刚赶过来的一位年轻教师说:有邮筒吗?都什么年代了,谁还写信。

大概两周前,我还经这只校门口的邮筒寄过一封信。对于我,它是确实有用的;对于我,它给予很多的方便,虽然它一直默默地站在那里,春夏秋冬,风里雨里,甚至被忽视,甚至被认为没有存在的必要,但是我依然感谢它,感谢它的朴实,感谢它给我带来的便利。可是,它怎么就没有了呢?谁又会和一个邮筒过不去呢?
    门卫说:昨天给拆了。拆了?邮局说一个月还寄不一封信,放个邮筒太浪费了,就给拆了。太浪费?放着太浪费?那拆了又作什么呢?难道别处缺这只邮筒吗?弃而不用不是更浪费,彻底的浪费吗?丢弃了,或许谁也不以为浪费了,谁也不知道浪费了。我们丢弃的东西是不是太多了?我们丢弃了可贵的时光,我们丢弃了鲜活的生命,我们丢弃了向往的自由,我们丢弃了宁静的生活,我们丢弃了纯真的善良,我们丢弃了美好的诗意,现在又丢弃一个几乎无用的邮筒,又会怎么样呢?

日子在丢弃中悄然过着。

这只邮筒在校门口右侧的角落里站立者,像一位循规蹈矩的仆人,站立十几年了吧。当我第一次找到这个学校的大门时,我一眼就看到了这只绿色的憨厚朴实的邮筒。我心头一喜,真好,这样寄信多方便啊。

从此我的信像一只只欢快的小鸟,在这个温暖宁静的巢中安详地卧睡一夜,便翩翩飞向我的家人、我的朋友、我的学生、杂志编辑和温馨的心灵。曾有一次,夜班后我顺手投入一封信。谁知我刚到家,便是狂风骤雨。我担心那封信会不会被渗入的雨水打湿,那封信是否会毁坏。第二天到校后,我还绕着邮筒忐忑不安的察看一番。后来证明我的担心是多余的,因为朋友很快就给我写来回信。我写信告诉他这件事情,它回信很真诚地说:谢谢那只邮筒。并说真想看看它。遗憾的是朋友还没有来,而邮筒却没有了。

它是一位诚实的仆人,晨迎暮送。学生对它也日久生情,我就看到初中的一位女生,抚摸它,和它告别。我不知道那位可爱的纯净的女孩,如果有一天回忆母校,会不会想起那只邮筒。当她再回到母校时,是否像我一样惊疑:邮筒怎么没有了呢?

    我想对美术老师说:唉,您早该画一张素描,把它保存下来。您不是画了很多无锡逝去的风景吗?

我想对老态龙钟的校工说:校门口的邮筒没有了。他或许会大声地回一句:你说什么?我想指给他看留下的痕迹。老校友会惊疑地问道:怎么就没有了呢?又淡淡地说:你以后就寄不成信了。多少次,夜色的灯光中,老校工乐呵呵地看我投信。老校工,你又在哪里呢?

我对谁都没有说,也不再去追问邮筒为什么没有了。因为我们都知道,很多东西终究会消逝的,像学校旁边的小娄巷,像巷中蘅塘退士的故居,还有校门口那只绿色的憨厚朴实的邮筒。

但愿那些消失的,如果后人问起,或许至少还有一个人记得。

                                                        2014.1.23

 

FAN 2014/3/18 12:59

留下脚印

踩一脚
copyright © FAN 的空间 2010-2012
Processed in 0 seconds, 0 queries